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 东

陶冶性灵在底物,新诗改罢自长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天马行空  

2011-11-05 22:26:56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没有洞察社会的深邃的眼力,好在有很多所谓的学者唧唧喳喳指点着江山,我曾将信将疑的认他们的观点:这是个浮躁的时代。虽然我身边的朋友和同事都是兢兢业业的上班族和勤勤恳恳的学生,可是还是觉得他们说的对,因为我所接触的人是那么的有限,自己的洞察力又是那么的低下,至少是相对学者们而言应该是低下的吧。

      学者和家的概念在我的印象里一向代表着权威,至少是在读硕士之前吧。

       在硕士研读医圣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时,我曾翻阅了很多历代许多大家对这一医学名著的解读,对中医有了解的人也许会知道,中医这一医学体系里悬而未解的东西太多,特别是《伤寒论》里边几乎每一条都可以作为辩论的题目,这些卓有成绩的大家们对这些问题的争论可谓是唇枪舌剑,有时为维护自己的见解,甚至升级到人身攻击,细观他们的论点,我有时候都会哑然失笑,“大家”这个权威在我的脑海里逐渐动摇:他们不必具有特别高的专业学问,也不必具有崇高的德操。

       “家”指的是什么,谁也说不清楚,现在的画家、书法家、文学家,……,太多了。经常听到有人特别专家学者,用嘲讽的语气说,现在成个家太容易了。我在想,家究竟指的是什么,有一定的标准吗?如果有一定的标准,符合标准的人是不是都会令人信服呢?

        在《伤寒论》这部医学名著里,曾多次提到“家”,比如说“汗家”、“亡血家”、“酒客家”等,这里面的家可以理解为“的人”,分别可以说是出汗的人、失血的人、常喝酒的人,我承认自己看书少,但至少可以看出在东汉末年这个“家”是不难当的,它里面还没有含有后世人们所赋予的谁也说不清的东西。大概是到近代,“家”变得越来越神秘了,无论在哪一领域里,“家”都代表的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,至高无上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,谁也说不清楚,谁也达不到,所以家都是只能有别人来封。若敢自称是什么什么家,那就会招来诸多的嘲讽。自称的人多了,一些艺术团体封的多了,一些学者就感叹了:“现代社会,成个家太容易了”。

      其实完全没必要在乎这个,家就是什么什么的人,书法家就是好写字的人,画家就是好画画的人,文学家就是好写搞文学创作的人,诗人就是好写诗的人,除此之外没有其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