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 东

陶冶性灵在底物,新诗改罢自长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赋闲的日子  

2012-05-31 12:48:10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想起了赋闲在家的那段日子,是寒假吧,虽然说寒假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退伍的词了,但用寒假去称谓春节前后那一个多月的时间早已是多年的习惯了。处在飘摇的时月里,心态却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彷徨。就像阴云连天的时候,有时天空中也会洒出短暂的阳光。那段时间刚离开学生时代,职业生涯伊始的不顺总使我回味学生时代的美好。我终于下定了决心要重返校园了,那就是读书考博了。

北方的正月是很冷的,我在家里二楼靠窗户的方桌上看书备考。学习是让人充实的事情,也是提高自己的最好途径。学累了就放下笔,朝窗外看去,风景好美,我经常会在熟悉的环境里发现之前未曾发觉的美。视野还是很开阔地,东崖农家房边的竹林虽不像夏日那么葱翠,但在冬日里也是很难得的绿色了。稀疏的枯枝上远远望去也会发现隐隐的色彩,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,似乎描绘的就是现在的景色吧。八九点中的太阳应该是一天中很美好的时候,那天晴得很好,春光透过窗户爬上了我的书桌,也洒在烟灰缸做的砚台里,我感到了温暖,也来了诗意。由砚台里的墨波我想起了一个学书法的朋友,利忠。南师大08级书法专业的大学生,很勤勉的一个朋友,我和他很要好。在南京读研的时候,经常去找他,向他问字,一起聊天。记得在那年的暮春时候,我们在南师大的操场上散步,阳光十分灿烂,对坐在绿色的草毯上,聊着书法,聊着学习,聊着人生的规划,近午的阳光洒在两个踌躇满志的两个年轻人身上。八九点钟的太阳,近午的太阳,两地地方。我不禁地找出了利忠的号码,给他发了一首词,词曰:

 

浪淘沙·寄利忠

 

初春枝未荣

已惹东风

不知小雀啼何处

东崖农家竹林青

一窗风景

 

砚里墨海明

晴光融融

还记前年在金陵

近午芳甸缩人影

书生意兴

 

赋闲的日子也不是天天都有这种心情,有时候会感到恐慌,因为前边的路还看不清楚。一天在从县城回家的汽车上,收到了徐院长的一条小年庆贺的短信,我想到了很多。徐立然老师是母校附院的院长,第一次和他见面是在南京仙林的酒店,好像是东北炖吧,在亚东新城那边。那年我们都将毕业,他是博士我是硕士。出于一个长者对晚辈的关心,建议我毕业后回母校去,有需要可以去找他。虽然这是在酒后说的,可我能够看得出他说的很真诚。毕业典礼前,我将自己写的一幅字送给了他,是出于对他知遇之恩的感激,也是为了希望能在他的帮助下顺利就业。看到字后他很欣赏,对我说了很多让我热血沸腾的话,也使我似乎看到了光明的前途和幸福的生活。后来诸多因素吧,我未能在母校得到他所说的唾手可得的工作。想到辞郑回乡苦读备考的近况,我给徐院长回了一首词,词曰:

蝶恋花·寄徐院长

 

赋闲小院西风冷

卷卷书册

后生志未平

绿城学浅人未留

感怀依然谢徐公

 

金陵宴边几涕零

樽樽佳酿

入肠化师情

庸昧未识动纸墨

错蒙知遇赞连声

 

“赋闲”的日子已经结束,重做学生的激情也已退去,新的生活已经开始。回首这些往事的时候,却是如此地平静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