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 东

陶冶性灵在底物,新诗改罢自长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《诸葛亮集·与兄书》  

2013-03-12 13:35:18|  分类: 读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戎马沙场,运筹帷幄的繁忙生活并未使诸葛亮疏于对儿子的教育。在我手边的这本《诸葛亮集》中我看到了两篇诸葛亮劝诫儿子的书信。一是我们都熟悉的《戒子书》,另一篇是《又诫子书》。前者关于修身治学的,后者是关于饮酒的。这两篇短文是在诸葛瞻几岁时写的,我没有进行考证,但足以见到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殷殷期望和谆谆教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一封诸葛亮写给其兄诸葛瑾的信中,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父亲面对儿子的聪慧可爱表现出的复杂心情。信中说:“瞻今已八岁,聪慧可爱,嫌其早成,恐不为重器耳”。如果是在平常的言谈中我们完全有理由说这是诸葛亮的谦虚。可是这却是在与其兄的信中说出的。读到这里时我自然想起了魏晋时期另一个与此有关的故事。《世说新语家语第二·小时了了》载:“ 孔文举年十岁,随父到洛。时李元礼有盛名,为司隶校尉。诣门者皆俊才清称及中表亲戚,乃通。文举至门,谓吏曰:‘我是李府君亲’。既通,前坐。元礼问曰:‘君与仆有何亲?’对曰:‘昔先君仲尼与君先人伯阳有师资之尊,是仆与君奕世为通好也’。元礼及宾客莫不奇之。太中大夫陈韪后至,人以其语语之。韪曰:“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。”文举曰:“想君小时,必当了了” 。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则文献使我想了很久,我一度认为这是魏晋时候一种比较普遍的看法。当然我并没有查阅很多资料,只是主观的看法而已。诸葛瞻和孔融可以说是少秉才智,前者是被其父肯定的,后者也是见于书册的。诸葛亮说的重器如果是指朝廷重臣、国家栋梁,  那诸葛瞻后来也做到了。诸葛瞻历任行都护、卫将军、评书尚事,世袭诸葛亮之武乡侯,也是一位死守绵竹抵挡邓艾的将军,可以说是能文能武,又工于书画。孔融,这位孔门之后6岁让梨的故事让千百年来的人们赞叹不已,在东汉末年风雨飘摇的朝堂里做过不小的官职,可文可武。又是建安七子中辈分最高的。如果以此来说诸葛亮是多虑了,太中大夫陈韪是因妒忌而贬低,又显得太过于武断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,诸葛亮说的“重器”是指更高一级别的像萧曹一样的人物,陈韪说的“佳”指的是孔孟之类的影响千秋的人物。   如果这样说的话,就是承认了“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”的成见了。这也不是我真正的想法。我觉得小时后才智和日后的发展是有关系的,一些稳定的东西比如说性格、天赋、气质是很难再变化的,而另一些是可能发生变化的。况且,一个人的发展又会有很多不一样的机遇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1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